鸵鸟书屋 > 武侠修真 > 千秋不死人 > 第五百三十章 人王之怒

第五百三十章 人王之怒

    铁兰山与雷震子率领着一大票侍卫,浩浩荡荡的向武家赶去。可怜雷震子,根本就没有弄清楚自己的潜在敌人,就连自家身边都出现了内奸,岂有不被人耍得团团转的道理?

    “此乃武家府邸,不知诸位大人可有拜帖?”

    一群人来到武家大门前,只见仆役不卑不吭的走上前来,挡在了众人的前面。

    “你这混账,赶紧给我闪开。”雷震子出身寻常百姓家,可不会顾及门阀世家的弯弯道道,猛然一步上前,踹开了武家的大门:“武器,你给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,何人胆敢在我武家喧哗?”武器疾步而来,看着怒发冲冠的雷震子,却是忽然心头一颤,已经知晓发生了什么,不由得眼神里露出一抹凝重:“原来是钦天监的两位司正联袂而来,不知来我武家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所为何事,你心中应该再清楚不过了。咱们也莫要揣着明白装糊涂,武彩屏的事情,你要给大家一个交代。不然,你亲自去大王面前解释吧。”雷震子眼中露出一抹阴冷。

    死道友不死贫道,莫过于此。

    武家的事情,他可不想插手,还是交给武家去做的好。

    “武彩屏?”武器眉毛一抖,心中知道武家最大的考验来了,不由得心中一阵哀嚎:“老祖宗啊老祖宗,你只想着姑姑的幸福,压宝西岐。但是你可曾想过,不等西岐崛起,我武家便最先要承受人王子辛的怒火。”

    如何承受人王子辛的怒火,才是所有武家人该做的事。

    “抱歉,武彩屏已经被老太君逐出武家,割了名册? 日后再也不是我武家之人,是死是活与我武家再无瓜葛,诸位想要找武彩屏? 此事却万万找不到我武家的头上。”武器面色沉着冷静? 对于怒气冲冲的雷震子? 依旧是心平气和不见恼怒。就算是武家大门被砸了,武家脸面被丢光了,可是那又如何?

    不过如此罢了? 只要能叫武家度过眼前的劫难? 就算是叫他在安装几只大门给对方砸,他也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“就这?这就是你的解释?”雷震子有些生气,不是一般的生气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? 武器无奈道:“不知大人想要什么解释?”

    “呵呵? 派人封锁武家。我这就前往摘星楼回报大王? 你去与大王解释吧。”看着油盐不进的武器? 雷震子也是无奈? 吩咐一声后? 率先走出了武家大院。

    整个武家都被团团围住,再也难有任何人进出。

    看着钦天监的侍卫撤出去,武器愁眉苦脸,快步向后院走去。祸事是老太君惹出来的,只希望老太君有化解劫数的办法? 否则只怕武家真的要凉了。

    “老祖宗? 孙儿有急事禀告。”武器一路径直闯入了老太君的屋子内。

    “我都知道了”老太君头也不抬的炒着经书。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? 如何行事? 还请老祖宗示下。”武器面色急切。

    “武家是千年世家,你怕什么?武彩屏已经被逐出了武家,这就是咱们的交代。你到了人王面前? 也这么说!千年世家与天子共治天下,就要有千年世家的霸气。”老太君不紧不慢的道。

    武器闻言都快要哭了:您老人家是怕我死的不够快吗?

    那可是人王!

    这么和他说话,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“老太太久居大院,却不知道人王的强势,她的那一套已经过时了。听信她的话,只会将我武家至于万劫不复之地。”

    武器失落的走出老太君的房子,就见苍老的不成样子的武德站在了大门前。

    若叫武德与老太君站在一块,或许别人还会以为,是老太君的兄长。比屋子里的老太君还要苍老。

    “小弟的意思是?”武器一双眼睛看着武德。

    “我武家素来都是男儿当家作主,岂容她一个女流之辈指手画脚?简直乱了我武家的规矩。在武家,只能有家主一个声音,老太君对武家的事情指手画脚,是坏了我武家的规矩。所以……”武德眼神里露出一抹狠辣:“她是咱们的长辈,咱们不可对其不敬。但若撞在了大王手中,可怪不得咱们了。武家祸事都是这妇人惹出来的,她今日能干涉武家的事情,明日也能这么做。既然如此,那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将她推出去做替罪羔羊。老太君身份够高,辈分够老,或许能暂时平息了人王的怒火。我只希望,三弟能够做出弥补,化解了我武家的危机,否则灭门之祸是早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武德难得看的这么清楚,武彩屏嫁入西岐,就等于将一根刺插入了人王眼中。日后凤鸣西岐真的发生,西岐折腾出的动静越大,武家也就越危险。

    “我这就入宫,等候陛下的传召。”武器深吸一口气,拿定主意,便向着深宫而去。

    钦天监没有阻拦武器,武家的根基在这里,不怕武器跑了。

    摘星楼内

    人王子辛正在与蝎子精翻云覆雨,忽然只听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响:“大王,门外钦天监司正雷震子有十万火急之事禀告。”

    没有理会侍卫的话,子辛依旧是自顾自的在摘星楼上折腾,待过了半个时辰后,其周身精气神松懈,周身魔气翻滚,猛然开始收缩汇聚于体内。

    “叫他进来!”子辛披头散发,缓缓披盖上衣衫。

    一边蝎子精像是一滩烂泥般,此时挣扎着来到了屏风后,小心翼翼的躲了起来:“怪哉!子辛似乎有些不对劲,我盗取精元的过程简直是太容易了,似乎子辛对于肉身精气神的掌控,有些失常,难以入微。”

    就在蝎子精心中念头转动之际,只听得一阵脚步声响,雷震子走入摘星楼,双手抱拳一礼:“大王,大事不妙,武家武彩屏被西岐的人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案几化作齑粉,碎片像是子弹般,向四面八方迸射而去:“混账,他武家是想要造反吗?”

    恐怖的魔气冲霄而起,子辛的眉心处一颗闪烁着幽邃之光的黑色眼睛,此时在缓缓睁开,打量着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一只真真正正的眼睛,散发着涛涛魔气,一眼过去众生都似乎为之沉沦。

    “大王,下属已经去过武家,武家给的解释是:武彩屏早就在三日前被逐出武家,革除了家谱。武家毕竟是千年世家,小人不敢妄动,特来请教大王。”雷震子道。

    子辛怒发冲冠,整个人头上发丝倒卷,眼神里露出一抹恐怖的杀机。

    然后,慢慢的满天魔气收敛的一干二净,子辛眉心处的竖眼也在缓缓闭合。

    “传武家家主”子辛声音恢复了平静,那本来四射的碎屑,此时犹若时光倒流一般,重新再其面前重组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这一抹,雷震子不由得瞳孔一缩,暗自里感慨人王子辛的恐怖,眼神里露出一抹凝重。

    雷震子退下,不多时面色沉重的武器来到了摘星楼,看着上方的人王子辛,双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地:“罪臣武器,叩见大王。”

    “汝有何罪?”子辛静静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武彩屏被革除武家,乃是老太君一手主张。臣身为武家家主,监管不力有负身上的责任,还望大王赐臣死罪。”武器跪倒在地,声音里满是诚恳,带有一丝丝颤音:“我武家世代忠于大商,绝不敢有任何背弃。只是老太君辈分崇高,我这做孙子的也不敢阻拦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声音里充满了干涩。

    听闻这话,子辛死死的盯着武器,过了一会才道:“武家!武家!本王现在有些看不懂你武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,去将老太君缉拿归案,关入死牢之内,秋后问斩。”子辛声音冷酷。

    “是!”温政像幽灵般自楼阁外走来,应答了一句,然后转身退下。

    “武器,本王就再给你一次机会。看在虞七的面子上,再给你武家一次机会。你传信虞七,叫他给本王一个满意的交代,否则日后武家就不必存在世间了。”子辛眼神里露出一抹阴冷,死死的盯着武器。

    “臣遵旨!臣叩谢陛下天恩!”武器闻言顿时大喜,连忙跪倒在地不断叩首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家那个从小被排斥在外的弟弟,终究是叫人王起了忌惮之心。

    现在子辛正志得意满,岂会在乎区区的武家?

    错非虞七,只怕今日死的就不会是老太君一人,而是武家的所有男女老少。

    武家大院

    温政率领宫中禁卫,一路径直来到了老太君隐居的院子外,然后温政制止了即将破门的侍卫,缓步上前推开门,来到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看着那枯黄的院落,温政心中感慨万千,来到了老太君的屋门前轻轻推开,看到了老迈的老太君,正在静静的抄着经书。

    “唉,你这回可是闯了大祸,犯了陛下心中的忌讳,冒犯了陛下得天威。”

    屋子内一片寂静,终究是温政开口了:“值得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一个母亲,仅此而已!”老太君停下了抄录的经书,画上了一个句号。
新书推荐: 一号狂婿 玄浑道章 诸天第一仙 神级偷取系统 万妖圣祖 都市全能仙帝 紫星大帝 重生都市仙帝 王者风暴 超脑太监 我真不是仙二代 都市无双战神 江湖枭雄 第一战神 史上最强女婿 千秋不死人 剑卒过河 永恒国度 新白蛇问仙 无敌从欠钱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