鸵鸟书屋 > 历史军事 > 日月风华 > 第四一六章 大人上火

第四一六章 大人上火

    洪陵真人被一箭贯穿脖子,双目怒突,暴突的眼眸显出不敢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黄夫人一双眼睛也是睁大,惊恐之下,想要喊叫,却偏偏发不出声音来。

    洪陵真人身体软软倒下去,竟然还趴在黄夫人身上,黄夫人魂飞魄散,闭上眼睛,忽然觉得身体一轻,睁开眼睛,却发现趴在自己身上的尸首已经被拉开,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那名箭手面上罩着一块灰布,只能看到一双眼睛,也不说话,绕到椅子后面,用利刃割断了绑着黄夫人双手的绳子,这才低声道:“你自己能不能走?”

    黄夫人挣扎了一下,药性未过,根本站不起身。

    “我起不来身。”黄夫人心下虽然惊骇,却还是壮着胆子回道。

    一箭射杀洪陵真人的自然是秦逍。

    秦逍心知洪陵真人是御用炼丹师,虽然人品卑劣,却受到圣人的重用,如今被杀,势必会引起波浪。

    此人无恶不作,秦逍知道这样的祸害留在世上不但会继续害人,而且也是自己的一个威胁。

    对于敌人,秦逍从来不会心软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清楚,自己若是就此一走了之,黄夫人必将陷入绝境之中。

    杀人现场,黄夫人身在其中,势必会受到牵连,而且甚至会扯到那位黄少卿的身上,如果此案落在刑部卢俊忠手上,黄家必然会遭受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即使判定黄夫人不是杀人凶手,可是半夜出现在道观,而且洪陵真人赤身而死,黄夫人必会被所有人视为与道士媾和的荡妇,黄夫人也就不可能再活下去。

    这妇人求子心切,虽然有些糊涂,却不该遭受那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秦逍知道此地不宜久留,想了一下,才道:“对不住!”也不废话,过去拿了大氅盖在夫人身上,将夫人横抱起来,确定没有留下其他的线索,这才迅速出门。

    依稀听到不远处传来脚步声,秦逍心知方才自己踹开屋门,应该有人听到动静,正向这边过来。

    他如今已是中天境高手,力大如牛,黄夫人虽然略偏丰腴,但在秦逍的怀中却是轻盈至极,他脚下如飞,穿过亭台花圃,直向侧门那边过去,到得门边,打开了门,这才向怀中夫人问道:“你的马车在哪里?”

    黄夫人惊魂未定,这时候终于回过神来,忙道:“我让他在后面等着。”勉强抬起手臂,向后方指过去。

    秦逍也不多言,月色之下,宛若一头猎豹,直往后面过去,果然瞧见那辆马车停在一颗大树下,到得马车边,见到车夫正靠在车辕头打瞌睡,将夫人放在车辕头,低声道:“赶紧离开这里,你没来过,也没有见到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恩公,你.....你是谁?”黄夫人急忙道:“能不能留下姓名,日后报答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的越少越好。”秦逍不再多言,瞧见那车夫已经醒转过来,转身便走,夫人有些着急,伸手似乎想抓住秦逍,只是一瞬间,秦逍已经离开数步,夫人看着秦逍背影,惊骇之心尽去,却有一种深深的失落感。

    秦逍钻进道观边上的小树林,将弓箭丢下,又将暗影箭那身衣裳脱下丢在林中,此时已经听到道观里传来惊呼之声,很快里面就是人声鼎沸。

    秦逍知道此地不宜久留,他诛杀洪陵真人,大功告成,脚下如飞,隐于黑夜之中。

    京都次日下了一场雨。

    三月春雨,润物无声,淅淅沥沥的细雨之中,京都城内却到处都是京都府官差的身影,在京都逐坊搜查盘询。

    如此大动干戈,让京都的人们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许多人还以为是因为兵部尚书一案,官差们继续搜找范文正的同党,不过很快就知道,昨夜长生观观主洪陵真人被刺杀。

    京都消息传播的速度极快,不到中午,京都大部分人都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其实大部分人和长生观也没什么接触,洪陵真人的死活和他们也没什么没关系,不过洪陵真人这帮道士在京都声名狼藉,如今被刺杀,许多人嘴上固然不敢说什么,但心里却是暗暗叫好。

    四平坊客栈酒楼不少,外来的旅客有不少都在这里住店,自然不会少了盘查。

    官差们一个个凶神恶煞,百姓客商叫苦不迭,不少官差甚至借此机会敲诈勒索,让百姓客商怨声载道,嘴里骂着杀死洪陵真人的凶手,可心里却是诅咒这帮官差一个个不得好死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!”

    秦逍的房门自然也是理所当然被敲响,快到午饭口,秦逍打开房门,睡眼惺忪,似乎刚刚起来,外面几名官差领头的正是昨日的梁捕头。

    梁捕头看到秦逍,脸上带笑,语气明显比昨日要客气许多,问道:“秦公子刚醒?”

    “我来京都不久,水土不服,昨晚身体有些不适,没有睡好,天亮的时候才睡着。”秦逍打了个哈欠,微皱眉头:“捕头,还是为了昨天的事情?我已经说过,我当时是为了救人,不是有意要和真人为难,实在不成,你将我带回衙门,我也只是这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洪陵真人死了。”梁捕头盯着秦逍眼睛:“他被人杀了。”

    秦逍似乎没回过神,懒洋洋道:“死了?那.....!”猛地回过神,失声道:“死了?谁死了?洪陵.....洪陵真人死了?”

    梁捕头点头道:“昨晚在道观里,被人射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杀了他?”秦逍惊讶道:“那捕头此来......难道你们怀疑是我杀了他?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。”梁捕头笑道:“不过上面交代下来,洪陵真人是长生观观主,深得圣人喜欢,如今被人杀了,咱们自然要搜找凶手。我们接了差事,总要做做样子秦公子,你昨晚一直在客栈中?”

    秦逍点头道:“是,昨天你们离开之后,我和顾大哥.....唔,就是你们京都府的文书郎顾白衣,我和他说了会子话,他说梁捕头昨日是秉公办差,让我不要太放在心上,还让我多加小心,洪陵真人和宫里有关系,在京都势力很大,刑部将范文正的案子结案后,我最好是及早离开京都。后来顾大哥回了衙门,我也就没再出门,一直在客栈待着,担心如果刑部派人来传我,我若不在,会耽搁案子。”

    “一直到现在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秦逍又打了个哈欠:“客栈里的人可以为我作证,我一直没有出门。”

    梁捕头向屋里扫了几眼,秦逍倒是很大度,闪到一边,笑道:“梁捕头进来找找看是否有凶器。捕头说洪陵真人是被射杀,凶手用的自然是弓箭,那东西累赘得很,一般人可不会用弓箭杀人,而且......咱们这样的人在京都又如何能弄到弓箭?”

    “秦公子误会了

    。”梁捕头摇头笑道:“我没有说秦公子和凶手有关,而且凶器已经在道观附近找到.....!”似乎觉得说的太多,一拱手,领着手下人离去。

    秦逍知道这几天定然是非常之时,也不出门,只在客栈中练功。

    昨夜与暗影箭一战,秦逍感受到进入四品后给自己实力带来的巨大提升。

    暗影箭不是善茬,如果自己没有突破四品,未必能够制住他,就算真的可以制住他,也绝不会那般容易。

    暗影箭是三品箭手,虽然和四品只一步之遥,但实力却是相差悬殊,那一步对大多数武道中人来说,也许一辈子都无法跨越。

    秦逍心里不禁对红叶大是感激,如果没有红叶赠送的【太古意气诀】,自己莫说四品,连小天境都无法达到,只是一个能挥几下刀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想到红叶,秦逍的心情便充满疑惑。

    昨夜出现在街道上的身影,以秦逍判断,至少有七成可能是红叶。

    红叶为何会在京都?

    如果真是红叶,为何避而不见?

    他心中疑惑,却也知道京都百万之众,自己对京都却又陌生得很,要在这样一座庞大的都城找寻红叶,无疑是大海捞针,除非红叶找上自己,否则自己是万万找不到红叶。

    连续两天,秦逍足不出户,虽然很想去找顾家看一看,但这种时候,还是不要去给他们添乱。

    秦逍在客栈安然自得,京都府的府尹大人却是热窝上的蚂蚁,寝食难安。

    洪陵真人虽然只是个道士,也无官爵在身,但这个道士是为宫里炼丹的人,这些年长生观每个月都会往宫里敬献丹药,如今主持炼制丹药的洪陵真人被杀,很可能会耽误丹药的炼制。

    凶手杀死洪陵真人,那就是冲着宫里去。

    圣人龙颜大怒,下旨彻查真人被杀一案,而刑部接到旨意后,将长生观的凶杀案直接丢到了京都府,如果不能迅速破案找到凶手,到时候宫里问下来,第一个倒霉的就是自己这个京都府尹。

    京都府尹姓夏,大名彦之,掌理京都的秩序,京都府八百衙役都归他统管,看起来威风,但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,这京都府尹实在不是一个好差事。

    能够立功受赏的案子,轮不到京都府,刑部早就拿过去,反倒是一些吃力不讨好的案子,刑部会十分大方地丢过来,办好了也不会有多大的奖赏,可是要是办不好,这口锅就要自己来顶。

    这两天八百衙差到处找寻凶手,其实这也只是做样子,道理很简单,直到现在为止,京都府根本不知道凶手是何方神圣,对凶手的形貌来历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京都府的官差们四处搜找,无非是给宫里看,让宫里知道,京都府正在竭力侦办此案。

    京都府尹焦头烂额,为此上了火,嘴角起泡,将衙门里的判官、主薄和几个捕头叫到堂中,一阵训斥,众人能够理解夏府尹的心情,晓得这件案子若是没能办好,这位府尹老爷头上的官帽只怕是保不住,被他骂上几句,不痛不痒。

    “报!”一名衙差几乎是连滚带爬跑进堂内,甚至都没有先在门外通禀,跪倒在地,手指着外面,上气不接下气禀道:“大人,紫衣监.....紫衣监陈曦陈大人求见!”
新书推荐: 攻约梁山 天唐锦绣 王的女人谁敢动 重生之宠妾要上天 我要做一条咸鱼 东汉末年枭雄志 我的帝国无双 嫡女贵嫁 邪帝缠宠:神医九小姐 寻唐 大国重坦 我老婆是女学霸 唐朝贵公子 扶明录 大清隐龙 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 三国之巅峰召唤 日月风华 芝加哥1990 邪君的第一宠妃